《人蔘骯賴》人蔘阿,走到一個階段就會開始想接下來該做什麼

灣娘 copy
這是老人宣言?

大學說做了很多的確也做了不少,說不想當老師,說想走動畫,說想就這樣畫圖下去
但是動畫弄了三年還是半調子,畫圖畫到被後浪打到不成形,到最後好像真的沒把一件事情做好
然後這時候老人的直覺告訴我該做個選擇了

灣娘大人,聽說做動畫在您這裡會死人耶(很切題的一張圖←聽你在屁) 如果走動畫,那要先考上研究所,不是說研究所學歷比較香,而是總要頂著相關系所的名字才能順利找工作
如果繼續畫圖,感覺已經死的差不多了,自己的畫太單薄,色調也比其他重口味的圖清淡,線條又比別人混亂,感覺吸引不了人
如果是教職,雖然並沒有特別的喜好但也不討厭,國小老師似乎也有意把我培育好成真的國小老師,這樣看來是不是走這一條路最好呢?

結果走到最後,好像走到了自己以前想像不到的地方去了

不是說動畫不能走下去,倒是台灣有這環境養活我嗎?第一個身體不是很好,肝大概沒辦法操勞多久,動畫其實屬勞工階層(變相的勞工拉…),看似風光但實際上每天勞動到沒日沒夜,看到動畫公司的老闆說他還曾經看到上帝光,某公司連衛浴設備都有了,喜歡歸喜歡,但是又在思考自己的體力狀況,實在沒那個體力跟台灣這種環境耗下去,拿命跟人家去拼,最後兩萬三(?)死在醫院裡這樣

畫圖不用說了,就說後浪已經把我殺的差不多了,這幾年也沒啥進步,雖然是因為動畫很忙很累,但也大概看到自己的能力定位了,吸引不了人的圖不能拿來吃飯,雖然我畫的很開心(真哀傷xD)

教職雖然難考,但既然有老師想培養我的話幹麻不接受呢?自己試教跟寫教案的時候也挺順的,上台對於已經習慣的我基本上也沒什麼問題,雖然還是有些程度的風險,如果老師幫助加上自己準備的夠的話應該還是可以,以福利來講當然可以不用擔心「勞碌死」這三個字

雖然我比較想教高中生或國中生(美術方面來講只有教高中國中比較正常點,國小就屬美勞了),國文數學課那些國小程度的教學配合自己的教育專業來講應該還可以,稱不上興趣也不討厭

一開始不考慮教職完全是因為沒職缺,但現實中一有人說這個部分他有辦法的時候反而開始思考這條路,挺悲哀的嘛混帳

然後打完這一長串,發現自己還挺現實的,喜歡的東西不能當飯吃還挺悶的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http://sombra77.blog126.fc2.com/tb.php/10-f613e179

 | 主頁 |  page top